芥末酱酱酱酱酱

爱画啥画啥/ 想写啥写啥/ 关注or取关都请自由得/ 欢迎约稿/ 欢迎安利or唠嗑/ 别找在下掐架怎么都好…

【韩叶】来结婚吧!!

能跟太太们一起参加韩叶情人节24h活动超开心XD

作为草稿流画手在下非得皮这一下不可!(。)于是搞出了一口文+图组合粮,插图在结尾处(不过建议先文后图食用口味更佳咯)


……总之这是个先婚后爱的故事,信不信由你。

————————————————————————————————

00


——“叶修,你不打算认账了嘛?!”



01


张灯结彩的宴会大厅中,婚庆主持正站在两位新人旁边,拿着话筒,满面红光得请新郎新娘牵起对方的双手。


叶修小朋友很无聊,非常无聊。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学校放假,他本来打算找邻居家的兄妹一起玩耍,却被家长强行带去参加了同事的婚礼。看别人结婚一点意思也没有,被一起带过来的弟弟又乖巧得不行,偏是不敢跟他一起遛出去找乐子。叶修只好趁着司仪宣布新郎新娘接吻,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住的时候,伸出手指冲着叶秋比了个“嘘”的手势,躬下身子悄悄从座位后面跑了出去。


别说,这对儿小夫妻的排场也是不小。他的个子才没高出餐桌多少,一眼望过去,根本数不清宴会厅里到底有多少张大圆桌,除了父母跟几个眼熟的叔叔阿姨外,几乎没有什么他认识的人。此时会场里正热闹着,没人会去注意一个闲逛的小孩子。叶修从座位上离开后,跑到了一根大柱子后面,而后又顺势移动到了墙边。他沿着屋子的边缘,一路绕到了宴会厅的另外一头。


这里全都是一群成年人,连个能陪他一起玩的人都没有。叶修觉得有点失望。他正打算偷偷跑到离舞台近一点的地方,看看新娘子到底长成什么模样,忽然间瞥见了一个看样子跟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儿。


那人端端正正得坐着,不过好像也没在看着新郎新娘的方向,只是一个人发着呆。他头发剃得很短,一头板寸,发茬儿全都直直得支棱着,搞得叶修挺想伸手摸摸看。他蹑手蹑脚得从那张桌子后面走过去,敲了敲男孩的椅背。


“嘿!”

那人回过头,看见一个穿着白T,长着一张白白嫩嫩的小圆脸的男孩正笑眯眯得站在自己的身后。

“我叫叶修!”

“韩文清。”他用一种以他的年龄来讲,听起来要沉稳很多的语调回答道。

“好的清清!”见对方回应了自己,叶修挺高兴,“我看你怪无聊的,过来陪我玩吧!”

“…韩文清。”

“知道了清清,你来不来?”

“……”


叶修见对方盯着自己,两条浓密的眉毛一点点拧了起来,恍然道:“不能叫清清嘛?”

韩文清郑重得点了点头。

“文文?”

韩文清:……

“成成成我开玩笑啦!”叶修笑道,“老韩?”

韩文清这次没反对,他撑着椅子,从上面跳下来,然后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架势拉住了叶修的手。


叶修惊讶道:“哇,看不出来老韩你还挺热情的?”

韩文清一愣,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他俩拉在一起的手,犹豫了一下又松开了。

“哎别呀,”叶修急道,连忙抓住他的手又拉了回来,“你就拉着呗,这样儿咱就是好朋友了!”

“哦,好。”韩文清说,“你想去哪?”

“都行?”叶修也没什么注意,“就随便逛逛?在这儿干坐着多无聊。”

韩文清拉着他,说:“那来这边吧,刚才来饭店的时候我看见门口那边有好多大鱼缸。”

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对一切活的能动的东西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叶修欣然同意了这个提议,两人偷偷摸摸结伴遛出婚礼现场,跑去餐厅大堂看鱼。


“老韩,我妈刚跟我讲,说要是有人问就说我是新郎家属。你也是新郎家属嘛?”叶修一边垫着脚,往一个摆在高处的里面装着许多模样扁平的鱼的水缸里张望,一边问道。

“我爸说我们是新娘家属。”韩文清站在另外一侧,望着斜对面正在看鱼的叶修。

“哦,怪不得从来没见过你。老韩你哪个学校的呀?”

“隔壁市的…”

“哎?”叶修一脸失望得透过水缸看着面容被水波纹映得有些变形的新朋友,“好可惜!以后是不是见不到了?”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说道:“是吧。”


听罢,叶修立刻离开鱼缸,跑到韩文清身边,激动道:“那可得让我摸摸你的头发!”

“啊?”韩文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修就将手伸到了他的脑袋上胡噜起来。

“喂!”他有点不满抬手想去阻止叶修,对方却悻悻得把手收了回去。

“扎手。”叶修说。

韩文清:……

“不,不是针对你!”叶修见他一副受伤的样子,赶忙解释,“但是真的扎手。”

即使面部表情并不是特别丰富,韩文清小朋友看起来依旧十分受伤。叶修为难道:“不然我的头发也给你摸啊?很软的,我朋友的妹妹都说手感好!”

韩文清抬眼看了看他,将手伸到他的发顶摸了两下,感觉不过瘾,又用力揉了揉。

“你摸够没有……”

没有。韩文清想,的确是挺软的。不过他还是乖乖收回了手。


两人又在大堂玩了一会儿,看过了一遍鱼,坐了两圈自动扶梯,还从前台的服务员小姐姐那里得到了水果糖。叶修含着水果糖,忽然灵光一闪,对好不容易认识的,以后却可能再也见不到面了的新朋友说道:

“对了老韩,我们也来结婚吧!”

“啊?”韩文清呆愣愣得转过头看向叶修,“可我是男的。”

“巧了,我也是!”叶修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都是男的也行吗?”

“也没人说不行嘛!”叶修自信满满得冲他点点头,“刚刚那个司仪不是说结婚后就不会再分开了?那我们现在也来结婚的话以后肯定就能再见面了!”


韩文清对叶修无懈可击的逻辑感到叹为观止,但他还是不太确定。

“但是要怎么结?”

叶修想了想,说:“你等我一下哦!”

然后他一路小跑,去找刚刚给他们糖吃的那位小姐姐借了一张巴掌大的便签纸。


“我听说只要有个叫做结婚证的东西就搞定了。”叶修信誓旦旦,“咱们来画一个!”


两人都觉得这个主意非常好。于是叶修首先在那张纸的最上面写了个歪歪扭扭的“结”字,又由韩文清写了“证”字,然而由于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婚”,只好用拼音来代替。随后,他们分别在下面一左一右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叶修又说听说结婚证需要盖章,他们没有印章可以用,韩文清便从兜里掏出了一支红色的水彩笔。他用水彩笔涂满了自己的大拇指,趁着颜色没干,在纸上印下了一个指印。

“聪明啊老韩!”叶修开心道,接过那支水彩笔,在韩文清的指印上,换了个角度,有样学样得也印下了自己的指印。两个印记一半分开一半重合,刚好形成了一颗圆乎乎的心形。


这时候,一个看上去十分焦急的女士从刚刚的婚礼宴会厅里跑了出来。她远远看到叶修跟韩文清,立刻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啊,我妈!”叶修连忙把那张便签纸塞给韩文清,“这个你先拿着…”

“你这孩子,之前跑到哪去了?”叶修的母亲见他跟别的小朋友在一起,也没闯什么祸,看上去放心了不少,“已经开始吃饭了,快跟我回去!”

叶修被家长拉着,偷偷回过头朝着韩文清挤了挤眼睛,最终还是跟他的妈妈一起回了宴会厅。


韩文清望着他们离开,随后拿起那张“结婚证”,仔仔细细将它对折好,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文清,你刚才跑哪去了?”

“我刚刚结婚了。”

韩文清小朋友的妈妈:?????



02


叶修认为面前这张已经泛黄的便签纸并不足以解释他现在为什么正在被隔壁寝室虽然长着一张令人想要双手递上钱包的帮派大哥面容然而事实上却非常好人还经常陪他一起打游戏给他带外卖的好哥们壁咚的状态。


于是他咽了一下口水,翻开了那张对折的便签纸。


然后他又面无表情得合上了。


“老、老韩啊,不是哥不想认账,但是当时这不是年轻不懂事儿么,你不觉得,这有点太随便了么??”

韩文清沉默得看着他,一手稳稳得撑在叶修的脖子旁边,没有任何表示。背靠墙壁的叶修只当这是默认了,于是他试探着继续道:

“那要不咱们……先从恋爱开始?”


韩文清没讲话。但是他将另外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挎包。

卧槽?!叶修心中一紧。老韩不会是因为被哥拒绝了打算掏板砖实施情杀吧?!!

不过遵纪守法的好青年韩文清当然没有掏出板砖(虽然即使真的要实施情杀他也不需要板砖就是了)。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深棕色的,扁平的长方形物体,将他递到了叶修的面前,认真得说道:

“情人节快乐。”


那是一板德芙66%黑巧。



“哥要跟你分手!!!!!”


END

德芙,纵享丝滑。

  
 (结果你还是吃了) 

(不要看不起德芙啊!!)

评论 ( 14 )
热度 ( 216 )

© 芥末酱酱酱酱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