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酱酱酱酱酱

爱画啥画啥/ 想写啥写啥/ 关注or取关都请自由得/ 欢迎约稿/ 欢迎安利or唠嗑/ 别找在下掐架怎么都好…

【萨杰/贾尼/锤基】黑珍珠,琥珀,祖母绿【加勒比海盗/漫威混同,HPAU】01-02

哈利波特AU,时间大概是在神奇动物的那个时期左右(20世纪中期吧?),跟HP原著人物没半点关系,设定肯定有BUG。文章存在少量原创角色(仅为推动剧情),主要cp为萨杰,贾尼以及锤基。也许会有其他cp出现打酱油,会在章节前提示。从理论上来讲三对主cp戏份应该差不太多,但由于萨杰大概车会比另外两对多(我真的控制不住这俩人开车我也很绝望啊),所以硬要理解成主萨杰也没关系……这篇纯粹写着好玩,就是很想吃雀雀妮妮跟基妹三个友情向的粮食看他们作为损友插科打诨(…)再加上AU设定身世成长经历以及年龄跟原著都差挺多,OOC不可避免,所以可能还挺有毒,雷的请自行点叉。以及,三观估计挺不正的,介意未成年的就请自行避雷吧。

NC17(也许)

全文欢乐轻松向,食用的时候请别带脑子。

有个萨杰前传点我,下一章点我

以上,OK的话就开始啦。

Summary:Jack,Tony以及Loki同为霍格奥茨斯莱特林学院同届同寝的室友兼损友。一切变故起始于四年级的圣诞假期。社交小王子Tony开始日常沉迷给身份不明的笔友写信,习惯性见妹就撩撩完就跑并从未开始过一段时长超过三星期的恋爱关系的花花公子Jack疑似失恋于异国一夜情对象,而好弟弟Loki仿佛忽然迎来了逆反期似的开始对高他两年级的哥哥避如蛇蝎。半年后,伴随着五年级的开学典礼,他们的故事又开始发生转机。

——————————————————————————————

01

“请、请问,”
棕色头发的小男孩扒着车厢隔间的窗户眼巴巴地问道,“我实在是找不到空位置了,可以跟你一起坐嘛?”
车厢隔间里的高年级男生抬起来头。这间隔间里只坐着他一个人,桌子上倒是有一只灰不溜秋的猫头鹰和一只正蜷缩在绿色围巾里闭目养神的黑猫。
“不好意思,我正在等朋友……”座位上的少年瞥了一眼那只黑猫,“这样吧,你等一下!”
说着,他站起身拉开隔间的推拉门,冲着斜对面大声喊道:“Pepper!甜心儿!”
话音未落,一个气势汹汹的女孩从斜对面的隔间忽得探出了身子。“Tony Stark!如果又是因为之前那个缠着你不放拉文克劳级花我可再也不要管了!!”
小男孩眼看着那位学长抖了三抖,然后被学长按住肩膀从身后推了出去。
“不不不别紧张亲爱的!那个麻烦我真的已经搞定了!这边有个找不到座位的小可爱,帮个忙呗?我现在实在是脱不开身。”
“你好!”男孩乖巧又紧张地冲看上去不怎么开心的学姐打招呼,“我叫Peter,是…是新生!”
学姐看了看他,用了大概不到一秒钟,流畅得切换出一个甜美又温柔的笑脸。“我是Pepper Pots,格兰芬多的级长~ 新生的车厢不在这边,你大概是走错了,跟我过来吧。”
女孩子看起来可真可怕…小Peter心中暗暗想到。刚刚那位学长笑着冲回头看的他比了个拇指,转身进了他自己的隔间。

“啊啊…你说说你。”Tony嘟囔着坐回椅子上。窗边的猫头鹰扑闪起翅膀,又马上被按了回去“Dummy不是说你”。而隔间里仅有的另外一个活物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象征性得动了动尾巴。他自顾自继续道,“白浪费了认识新学弟的机会…话说回来Pepper到还真有级长的样子。而且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没去注册阿尼玛格斯还偏要我在这里望风!这儿可是霍格奥茨特快啊喂,又不是在寝室里!很危险的好吗!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让你要死要活得躲着…”
话没说完,桌上的黑猫忽然立起耳朵,Tony也随即转过头望向了出现在隔间门口的来客。
“…Thor”
“嘿Stark!”金发大个子拉开门走了进来,“你看见我弟弟了嘛?”
哦妈的…说来就来了。

“没有哎,他没跟你一起?我从上车到现在都没见到过Loki。”
“他……你知道的,他上学期开始就在躲着我,现在连见都不肯见了。”Thor苦笑着挠了挠头。趴在围巾里的黑猫睁开眼一动不动地望着他。“哇,你带了这么多行李?”Thor扫了一眼座位上方的行李架。
呃……。想了想那两个画风明显不一样的行李箱Tony的笑容不禁僵了一僵:“魔药材料一类的东西,有的比较……你懂得,不适合跟日用品放在一块儿。”
“这学期又要做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嘛?”Thor笑道。
“我做出来的东西自然是要不得了!顺便一说,之前做的速顺滑发剂还有剩,要的话给你打折。”
“说起来Loki好像给过我这种东西?但是我记得用过之后头发全都竖起来了……Fandral还以为我被雷劈了。”
Tony:……

黑猫眨了眨眼,悄摸摸地移开了视线。Thor却忽然走上前将大手直接抚到了它的耳朵上,顺着柔亮的软毛摸了起来。那只猫一下子炸了毛,挥起爪子就挠下去,在他的手上留下了两道浅浅的血痕。Thor被吓了一跳,他收回手,又看了看用墨绿色的眼睛死盯着自己的猫,不仅没生气反倒笑了出来。
“你的猫可真好看。”
Tony也被吓得一愣,他可没想到Thor会对撸猫感兴趣。“它它它不是我的,我就暂时帮别人照看一下。”
黑猫依然炸着毛,它往后退了两步,警惕得望着Thor。
“这样嘛?不好意思吓着它了。不过它长得真的很好看,像我弟弟。”
Tony看了眼黑猫,又看了眼Thor,感觉颇有点心虚。
“那就先不打扰了,吾友!虽然不知道Loki到底在想什么,不过希望你能帮我多关照他一下。”说罢,Thor冲着一人一猫挥了挥手,走出了他们的隔间。
Tony这才对着黑猫长吁了一口气:“这次算你欠我的。”

Thor走后不过多久,通往学校的列车便准时发动了。黑猫又窝回了它的围巾里,微微眯起眼睛,耷拉着耳朵望着窗外。Tony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本带着金色花纹的红色皮质手札跟一支钢笔,趴在桌上写起字来。黑猫瞟了一眼嘴角微微翘起,看上去心情相当不错的Tony,对着窗户打了个哈气。
“你的品位真的越来越浮夸了。这又是哪个格兰芬多小姑娘送的日记本嘛?”
“才不是日记。而且为什么斯莱特林们都无法理解金红配色的美!”Tony头也不抬得控诉。
黑猫冲他翻了个白眼。虽然Tony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猫也可以翻白眼。

这时候,他们身边的窗户上传来了咚咚咚的敲击声。Tony抬起头,看到了一只手从车窗外伸下来。黑猫站起身, 扒拉着它的围巾往里走了两步在离窗户最远的桌子边缘又重新爬了下来。Tony看着那只敲窗户的手,感到情绪稳定。
他放下笔,托着自己的腮帮子看着那只手缩回去,然后一颗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脑袋探了下来。
“Tony!Loki!帮忙开个窗户啊!”扒在车窗外的少年一边噼里啪啦得继续敲窗户一边喊道,“我快要被风吹走啦!!”
“他什么时候能用正常一点的方式从车厢正门走进来……”
“从他第一次上这趟车就是被绑着扛进来的时候开始,你就不应该指望这个。”
怀抱着对新学年开始的美好期待,Tony极力抑制住了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搂着自己宝贝的皮手札退出窗户旁边几步远,掏出魔杖用咒语远程挑开了车窗。

只听隔墙“咣当”一声闷响,正对着自己的小镜子画眼线的Angelica手被吓得一抖,黑色的眼线一笔划到了眉毛上。
“Damn...隔壁搞什么?!”
坐在她旁边的Elizabeth给她递了张纸巾:“记得刚刚上车的时候Tony坐咱们隔壁。”
对面的Will耸耸肩:“Jack今天没跟我一起来车站。”
Angelica沉默了两秒,看了看镜子里一片狼藉的眼妆。
“Jack Sparrow你他妈给老娘消停一会儿!!!!”

与此同时,隔壁隔间里,半个身子趴在桌上,跟桌子上的斯莱特林绿围巾以及自己的书包带纠缠在一起的少年半抬起悬在桌子下面的脑袋:“不好意思,着陆猛了点儿。”
刚刚被掀翻到座位上的黑猫站起身,猛地跳上Jack的后脑勺,而后又是“咣当”一声,他整个人连人带包滚到了地板上。
“喂!很痛哎!”Jack在隔间狭窄的地面上艰难得翻了个身。
Tony起身关上了车窗:“以为你会好好爬进来真是非常不好意思。”
黑猫从Jack身上跳下来走回了窗边的座位,白光一闪变成了一个黑发绿眸的少年。
“欢迎回来,记得赔我条围巾。”
地上衣衫不整,一头微卷的半长头发被青绿色头巾束在脑后的少年靠在他的背包上冲着另外两人咧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伙计们,又见面啦。”


02

暑假期间成天把自己闷在书房跟制作间里,并只是偶尔才试图与Howard Stark先生进行一些失败的亲子交流的Tony Stark其实还是十分期待开学并且怀念自己的两位室友的。即使他在距离霍格奥茨还有至少四分之三的车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觉得后悔了。
“哇哦Tony,这是哪个格兰芬多小姑娘送你的日记本嘛?”
Jack一边嚼着刚从Tony的挎包里顺出来的比比多味豆一边问道。旁边装作聚精会神得阅读一本光看名字就无聊得要死的书一边试图瞥到他手札上的内容的Loki很显然已经在憋笑了。Tony有点想要摔笔。
“这不是日记啊!而且为什么一定是格兰芬多?!为什么一定是小姑娘?!!”去年放假前特意在霍格莫德的某个杂货铺子里挑到了两本符合他个人审美的一模一样的手札的Tony感到绝望极了。天知道当年分院帽在拉文克劳跟格兰芬多之间犹豫了半天打算让他去拉文克劳的时候Tony为了坚持自己的审美而坚定得拒绝了它,以至于被一气之下分到了视任何对金红配色的喜爱为叛变的斯莱特林。当然这个秘密他还没跟任何斯莱特林说起过。

“好吧,是我自己买的,花了一整个金加隆呢。”他最终还是决定稍微解释一下,不然怕是要被调侃一整个学期。“本来有两个本子,是一对儿,我附了魔的。所以这两本手札之间能进行即时通信,只要我写点什么就能马上出现在另一本上,反过来也成立。”
“酷!”Jack吃完了一整盒多味豆,舔了舔手指。“另一本在谁哪儿?某个格兰芬多小姑娘?”
然后Loki终于扔下那本《北欧巫师家族简史》扶着额头忍不住笑了出来。
Tony Stark表示不想讲话。他用手指节敲了敲书页,两行文字像是从下渗透出的一般缓缓浮出过纸面。
【冷静的白蘑菇差不多在九月份会大批量出现,我想禁林里的大部分水面附近都能找到它们。相信它可以用来缓解你之前提到的烧伤天竺葵造成的不良反应。
P.S. 你现在大概已经在来学校的火车上了吧?祝旅途顺利,新学期好运。
—— Yours, J. 】

“梅林在上。”Tony捧起他的手札,“我要爱上他了。”
“他?”Jack用伸手抓桌上的巧克力蛙的空当瞄了一眼Tony的书页。
“署名是J,Jarvis,是你上学期凭空出现的笔友对吧?”Loki给自己灌了一口刚刚从食品手推车买来的蜂蜜南瓜汁,“我记得这种空间魔法的施法材料可不便宜。”
“反正Tony最不缺的就是钱。”Jack嘟囔道。
“而且我觉得钱花得挺值?Jar似乎住在霍格奥茨附近,然而都是Howard非要搬家去美国害我一整个假期都得待在纽约。要是我从纽约寄信出去Dummy一定会死在海上的。”
一旁的猫头鹰可怜巴巴地叫了起来,然后被Loki无情得打断:“你误会它了。它八成根本飞不出海。”
Tony掰了一块南瓜馅饼安抚了一下那只心灵受到重创的小可怜,提起钢笔,在刚刚那行字下面写到:
【听起来十分可行的建议!等我到了学校找地方安置好坩埚一定试一下。P.S.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室友都觉得我们的手札像格兰芬多小姑娘的日记本!我要强烈谴责!而且他们还觉得你就是那个格兰芬多小姑娘!!】
书页安静了几秒钟,然后出现了几个点。接着漂亮的手写体逐字浮了出来,笔迹看起来比平常稍有点歪,好像另外一边正在写字的那个人也被逗笑了似的。
【我还挺喜欢这本手札的,封皮跟金线都很好看。据我所知自己算是个男性,但如果Tony喜欢格兰芬多的小姑娘的话,我也不介意你把我带入这个形象。】

Tony看着这行字,有点不好意思得挠了挠自己的鼻尖儿。Jack吹了声口哨,Loki扬起眉毛拍了三下手掌。
“恭喜我们的花花公子一号成功陷入远程恋爱。”
“嘿!你们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Tony鼓着嘴叉起手臂。
“我们怎么知道是不可能的?”Jack坏笑,“你上学期还为了等回信翘掉了跟Emily的约会,我快能预见到你这学期沉迷跟笔记本聊天荒废泡学妹的未来了。”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就像我们的花花公子二号花了一整个学期都没能从跟西班牙美人儿的失恋中走出来一样。”
“Loki……”Jack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Tony冲无辜躺枪的Jack送去一个“我一点也不同情你”的眼神:“我懂我懂,我们的Jackie怎么会失恋呢,他只是一直沉浸在弄丢了罗盘的悲痛之中而已~”
Jack:“相信我,有机会我一定会把你的本子偷走再用最肉麻的话跟你的笔友告白的…”
“你来啊。”Tony一抬魔杖尖,一个镶着浅蓝色萤石的半圆形三簧锁从他的包里飞出来,带着一条细长的金属链子绕着那本手札飞了三圈,然后咔的一声锁了起来。
Jack“啧”了一声,道:“这玩意儿我不用魔杖都能撬开。我可是开过阿兹特克藏宝箱的男人。”
“然而你半个金币都没能带回来。”Loki搭腔。
“……那是另外一回事。”

一旁的Jack在跟Loki辩解阿兹特克金币上附着的奇奇怪怪的诅咒,Tony从路过隔间的小推车上要了一份报纸。这年代勉强还算得上太平,预言家日报上大部分都是花边新闻,偶尔也会出现几则关于黑魔法的报道。这不奇怪,黑巫师们不爱拉帮结伙,但是从来都没消停过。他忽然想起了暑假的时候曾经还在报纸上看到了眼熟的名字。
“Loki,你哥之前是不是上报纸了?”
Loki微微皱了皱眉毛。Tony记得这对兄弟俩的关系从去年圣诞节过后就变得有点奇怪。
“Thor…他暑假在魔法部找到一个实习。那家伙一直想做个傲罗。”Loki思考了一下,开口道,“总之他们有一次巡逻期间偶然见到了一个行迹一直挺低调的黑巫师,Thor却不知道为什么跟见到仇人似的忽然跑上去跟他打起来,听魔法部的人说他当时疯得不行,拉都拉不住。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
“我记得那个黑巫师,好像叫Menoetes Garcia?据说Thor受伤了?”
“他不严重,对方伤得倒是比较重。”Loki的交叉着双手不自觉地掐着自己的手指,Tony觉得他看起来有点烦躁。“他一直这样,冲动得要死。最后还不是被别人逃了。”
“这个Garcia之前做过什么?”Jack问道。
“好像是几年前弄死过麻瓜?没什么特别的,每个黑巫师都多少干过的那种事。”Tony翻了翻报纸,看到了关于魔法部意外和灾难部门的报导。“对了,我听说Steve今年要离校来着。”
“Rogers教授?”
“对的,”Tony点点头,“Howard告诉我的,他俩关系一直挺不错。Steve好像是想离职去处理点私事儿。”
“可惜了。”Jack把自己刚刚从巧克力蛙包装盒里拿到的卡片丢给Tony,“我还蛮喜欢他的。”
Tony抬手接到飞过来的卡片,上面刚好是一副单手叉腰姿势正在对青少年小巫师们进行思想品德教育的Steven Rogers。
“无所谓,我不喜欢任何蓝眼睛的金发大个儿。”Loki撇嘴。
“……你这是迁怒。”Tony脑子里不由浮现出一副Thor跟Steven两个金发大个儿勾肩搭背其乐融融的景象。不得不说还挺有画面感的。“不过他应该明年就回来。据说Fury为了促进交流找了个外国人来代黑魔法防御课,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总之别再是个金发大个儿了。”Loki靠回椅子上,喝掉了杯子里最后一口南瓜汁。

列车驶过一大片森林,远方的霍格莫德镇已然依稀可见。
“快到了。”Tony扒着窗户向外面望去,Dummy蒲扇着翅膀落在了他的肩膀上。Loki收起他的书,挥了挥魔杖,桌上乱七八糟的零食包装纸团成一团自己滚到了桌子下面的垃圾桶里。Jack正了正自己的头巾跟头发上挂着的小珠串儿。
“那么,开学快乐?”
“暂且祈祷我能成功活过今年的O.W.L.(普通巫师等级考试)吧……”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216 )

© 芥末酱酱酱酱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