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酱酱酱酱酱

爱画啥画啥/ 想写啥写啥/ 关注or取关都请自由得/ 欢迎约稿/ 欢迎安利or唠嗑/ 别找在下掐架怎么都好…

【原创/百合】What is Magic? (上)

心血来潮码个原创人物的百合小短篇玩∠( ᐛ 」∠)_ 西幻设定,法师x女巫(其实我也没想好攻受…但是这都不重要)
不知道有没有下半篇,有的可能性不上三成(你)如果有人喜欢看说不定我就真的爬去写了orz

————————

01
“我在找那个女巫。我知道她就在这附近一带。”年少的外来者有些不奈地压了压兜帽,抬手在空中快速而又小幅度地比划出一个颇为复杂的图形,随后满意得看着面前方才还手舞足蹈,顾左右而言他老猎户眼中失去神采,缓缓升腾起一层白雾。“好先生,您最好说实话。”

这不是海伦妮塔被导师第一次丢出法师塔跑腿,却有十足的可能是最令人烦躁的一次。她竟被要求去找一个女巫!哈!一个女巫!她可宁愿被指派去找狼人牙齿或者妖精粉末什么的虽说危险但却有意思些的苦差事。谁(具体指法师塔中的学徒们)都知道女巫根本就是那些乡野农民间不靠谱的逸闻传说,她们不是些装神弄鬼的疯婆子就是拥有魔法天赋却没有早早被发现并送进塔里的可怜小姑娘。而真正因为没能被送进塔中学习控制力量的孩子们八成都因为魔法失控,不是疯了就是死了。能到了被一群没文化的乡下人尊为女巫的年纪还活得好好的,那这种程度的魔法天赋便也根本不值一提。

就是如此,女巫这称呼可从来都不会引起法师塔的多余关注。这次要不是那个叫卡什么什么亚的该死的子爵大人跑来重金要求找到她,才没有人会花时间跑到这种偏僻的荒郊野外像是要把每块石头底下都翻个遍似的去寻一个自称女巫的疯丫头。而且,听听这傻子爵要找他的小女巫的理由吧!他说自己爱上了那位神奇的女士!而且寻人的线索还只有区区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名字——莉兹。海伦妮塔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她倒是越发觉得这个所谓的“女巫”是个装神弄鬼的骗子了。

她跟着之前那名中了吐真咒的猎户提供的线索,沿着小溪走过了岸边的第六颗胡桃树,转身向南,又拨开了不知道多少从茂密的小树丛。她不常见阳光的苍白细嫩的皮肤甚至被树枝划出了不少恼人的小伤口。终于,转了最后一个弯后,她看到了林间那栋孤零零的小木屋。它就像所有母亲哄小孩子睡觉的故事里讲的那样,安静又神秘,底层的木头爬满了深绿色的苔藓,屋檐上挂着乱七八糟的乡村风格装饰。可惜海伦妮塔并没听过什么睡前故事,也没心情欣赏什么丛林女巫的藏身所。她不假思索地走了进去。

小木屋的窗户统统关着,内里一片漆黑,同时也没有半点声响。海伦妮塔站在门口待了半晌。空气中没有半点魔法波动。“女巫”大概是不在家,她想到。于是她又往前走了两步,什么也没有发生。即便作为法师塔天赋顶尖的学徒,海伦妮塔也依旧只是个14岁的孩子。在推开屋门的那一刻她难免感到紧张,但此刻她又完全放松了下来。她伸出手,想使用一个荧光魔法来在幽暗的屋子里开阔一下视野。

忽然,身后传来“咚”的一声,来自屋门关闭的巨响。室内摆放在各个角落的蜡烛,火把,油灯,忽的一下同时亮了起来。海伦妮塔被吓得身体一弹,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撞上了身后一个比墙壁要柔软许多的物体。

“门都不会敲的拜访者,可真够不懂礼貌。”沙哑中又带着些稚气的声音贴着她的耳侧响起。“你说是不是?我的小可爱。”

魔法。浓郁的,强烈的,却又甜丝丝的魔法的气息。海伦妮塔感到自己的心跳一滞。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陌生的魔法气息,不似法师塔中的清冽又纯净,不似深渊生物的尖锐而阴沉。但无论如何,单凭这气息的强大程度而言,这人也绝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莉兹?”她尽力保持冷静,沉声道。
“你知道我!”身侧的声音欢快道。那人一闪身出现在她的面前,双手抚上她的肩,由上至下,顺着她的臂一路滑下,动作流畅地握住了她的手。“这可真荣幸~”

叫做莉兹的女巫将脸凑得很近。海伦妮塔满眼都是她放大的,清晰的面孔。她有着蜜色的皮肤,浅棕色,微卷的,过肩的头发,和琥珀一般明亮而润泽的瞳孔。


02
“所以关于先天施法者的说法是真的?世界上真的有女巫?!”
身着白袍的大法师面色平淡地抬手摸了一把爱徒由于急匆匆赶回来还没来得及梳理的柔软而颇有些凌乱的头发。
“哈尔茵小姐,这不是你的错。女巫都是阴险又狡猾的,她和我们人类法师可不一样。将你派过去是我的失误。”她所敬爱的导师大人一如往常的温柔而沉稳。他将手从海伦妮塔的头顶放下来,用手指轻轻地将她鬓角散乱的碎发梳理至耳后。“没错,她们并不只是传说,不过现在已经不剩下多少了。话说回来,她有对你做些什么或者向你讨要什么东西嘛?”

“啊…?”海伦妮塔猛然回想起女巫在她耳边低语时留下的气息,脸颊不由有些发烫。“不,老师。她只是跟我说了些奇怪的话,说是占卜。”
大法师点点头:“很好,那便不要去听信她们的胡言乱语。女巫这类的魔法生物都是很危险的,不管是属于你身体的哪部分零件,都能被用来做她们的施法材料。诅咒,亦或是寻人……”


“你的头发可真好看,像是我在伊布勒斯喝过的葡萄酒!嗯…不过葡萄酒的味道一般般,我果然还是更喜欢蜂蜜酒~”女巫跨坐在海伦妮塔的身上,伸手扯去她的发带,把玩起她散落在肩上的酒红色长发。海伦妮塔意识到她说话的腔调里带着不知道是哪个地区的,听上去飘飘悠悠的带着乡土味儿。女巫看上去很年轻,比她大不了几岁,像是法师塔里那几个天资平平却总喜欢仗着比她早到几年来欺负她的前辈。她不喜欢那些人,却不讨厌这个刚一见面就表现得过分亲密的法师。对,法师。她认定这个拥有强大魔法气息并可以操纵自如的小姐姐一定是个法师,也许是从其他大陆来的所以不受这边法师塔的管制。

“你叫什么?我好像还没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不过这也不重要…对了,我来给你占卜吧!今天天气好,就适合占卜!就这样吧,给我一点你的头发,神秘的女巫莉兹小姐就可以给你占卜!”她在海伦妮塔的耳边喋喋不休,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

“等…等等,我叫海伦妮塔,是来找你的,子爵大人想要见你…”
“子爵?卡利亚?”莉兹的肩膀抖了一抖。
“是的,就是他。”海伦妮塔点点头,这才终于回忆起子爵大人的名字。

莉兹皱着眉头小声嘟囔了些什么,海伦妮塔没有听清,不过脑内基本已经浮现出了一整段故事大纲。多情子爵爱上神秘法师的故事。这想想就十分合理,莉兹长得很漂亮,却不是像贵族小姐们的那种漂亮。她活泼又热情,还会魔法,很难让人不喜欢上她。她正走神地想着,忽然脑后一阵刺痛,莉兹用不知道从哪出现的小刀割掉了她的一段头发。

“嘿!!我可没同意给你头发!”海伦妮塔大声抗议道。
“亲爱的海妮,别管他什么子爵了!”莉兹起身,朝后跳了两步站在了屋子的正中央,右手的食指上缠绕这一小段酒红色的头发。“我的占卜超准的,你肯定喜欢!”
“海妮??”海伦妮塔愣了足有三秒才反应过来莉兹是在叫她的名字…或者说是随口给她起了个昵称。一向严肃认真的小法师学徒简直没法相信自己的名字能被念得像是调情似的充满黏黏糊糊的甜味儿。海妮(Honey)?!天呐…“别这么叫我!是海伦妮塔,海伦妮塔.哈尔茵!”

莉兹笑了起来。她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像清晨森林里雀鸟们愉快的小调。她扬一扬手腕,将头发散进一支架起来的小锅中,张开双臂开始绕着那口锅跳起一支海伦妮塔从没有见过的舞。海伦妮塔这才发现莉兹的四肢与头发上满满的挂着乱七八糟的饰品,五颜六色的石头,某种动物的骨头和牙齿,羽毛,贝壳(在这种内陆地区天知道她从哪搞来的那些贝壳!),随着她肢体的动作那些小挂件们也跟着一起哗啦啦的响。她的身体看上去柔软而具有韧性,伴随着夸张的舞蹈动作,在暖色的火光中散发出一种有些诡异的美感。

魔法的气息愈发浓郁了。海伦妮塔对魔力敏感的神经清晰得捕捉到气氛的变化,陌生的魔法气息充斥了房间的每个角落。她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是蜂蜜,莉兹的魔法气息就像是发酵的蜂蜜。这念头一闪而过。海伦妮塔意识到一件怪事:这位“法师”既没有画任何符文,也没有念任何咒语。
“你刚刚做了什么?这是什么法术嘛?!”

“嗯?”莉兹抬抬眼睛。她的大拇指顺着锅沿儿抹过,一缕青灰色的烟绕着她的手指被提了起来。“我在跳舞呀!它们都喜欢看我跳舞~”
“它们?”
“魔法。”
说着,她将手指点进了一支盛着某种液体的酒杯,迅速拿起杯子,扬起脖子将其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你在说什么…”海伦妮塔微微皱起她秀气的眉毛。今天的事情完全就在她的理解范围之外。
莉兹闭上眼睛,将额头凑近,与海伦妮塔的额头轻轻碰在一起。“魔法,它们会告诉我的,关于你的事情。”
“我…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法术。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海伦妮塔的声音有些发抖。太近了…她想。
“学?才不是学的呢~我和你们人类法师可不一样,我生下来就知道这些啦!”莉兹的手缓缓摸上海伦妮塔的脸颊。少女还未褪下婴儿肥的脸又细又软,体温比莉兹低了许多,摸起来凉凉滑滑的。她忍不住又多捏了一把。“现在安静!我要集中精神了。”

海伦妮塔深吸一口气,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她也搞不清楚究竟自己是为什么才会如此乖乖听这个女巫的话。半晌,莉兹睁开了眼。海伦妮塔敢打赌她在那双眼睛里看出了几丝惊异的情绪。

莉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你有看到什么嘛?”海伦妮塔忍不住问。仿佛不记得几分钟前有个人说过不要占卜。
“天呐,我的小海妮…”莉兹喃喃道,“告诉我,你喜欢魔法嘛?”
“我讨厌魔法。”海伦妮塔不假思索得脱口而出。
莉兹眨了眨眼,冲她笑了。
“你说谎。”她凑到了海伦妮塔的耳边,用缓慢又轻柔的语调说道。“你最好喜欢它。因为它会带给你你所想要的一切…… 而现在,”
她的声音顿了一顿。
“莉兹姐姐就要先走一步啦。我们会再见面的,亲爱的小海妮~”
“不!等等!”海伦妮塔急切地伸出手想要抓住莉兹的衣服,“我是要带你去见子爵大人的!而且我还有问题想问!我…”

没有说完的语句被女巫突然凑近的嘴唇打断。莉兹在她的唇上印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这段记忆终止与嘴唇上柔软而干燥的触感。像是蜂蜜。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海伦妮塔这样想到。而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是黄昏,她全身毫发无损,正躺在丛林中一处废弃的无人小教堂的门口。


在之后的二十年中,海伦妮塔再也没有见到过一个叫做莉兹的女巫。

二十年的时间,也许足够让一个涉世未深但天赋卓绝的小法师学徒成为弑师夺权,一举占领下整座法师塔,并自立门户成为令整片大陆闻风丧胆的黑魔法师,也足够让她淡忘儿时的这一段小小奇遇。至少现在,被世人称为黑焰哈尔茵的她本人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她在西方都城贝里艾尔中心广场的绞刑架上再次见到那个绳索已经套在了脖子上,却依旧毫不慌张地叽叽喳喳手舞足蹈的小姑娘,那位赠予她让她始终赖以为生的那句话的主人。

“它会带给你你所想要的一切。”

“她倒是没有骗我。”海伦妮塔望着绞刑架的方向忍不住勾起嘴角,久违得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一片晴朗。“我们果然再见面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芥末酱酱酱酱酱 | Powered by LOFTER